首页 >光彩人物 >做光彩人
奇正藏药雷菊芳:打开古老藏药之门

    朴素的衣着,一条长长的围巾从颈上垂下,形状宛如那洁白的哈达。斑驳的头发在脑后轻轻挽一个发髻,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温和里透着坚毅。貌不惊人,她是正是奇正藏药(002287)的董事长雷菊芳。

    人们都习惯喊她“雷工”。

    让藏医药造福更多患者

    西藏的医学,于外人而言,陌生又神秘。藏族人将其奉为神灵,不愿传于外人。1987年,34岁的雷菊芳跨出中科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实验室的大门,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

    创业初期的日子并不顺利,直到1995年,雷菊芳随中国光彩事业赴藏考察团一行赴西藏拉萨、林芝、山南、那曲考察。在那里,雷菊芳看到了纯净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野生药用植物资源,她仿佛叩开了宝库之门,感到利益他人的追求找到了落点,事业也找到了归宿。

    随着研究的深入,藏医学体系令雷菊芳惊叹不已。她立志要“用西藏最纯净的原药材和最现代的工艺做最好的藏药,用文化和疗效成就藏药的地位和尊严”。

    1995年,雷菊芳在林芝尼洋河畔兴建了奇正藏药厂,开始一份属于她的光彩事业

    位于林芝巴宜东北侧青山脚下的奇正藏药厂,是一栋传统与现代风格相结合的藏民族特色建筑。每天早晨,八一镇还沉湎在睡梦之中,奇正藏药厂的大门刚一打开,居住在周边的老百姓,就三五成群地走了进来,他们不是前来上班,而要走进了藏药厂的大厅,在药王的雕像前供奉酥油,然后一边摇动转经筒,一边念诵经文,围绕着整个药厂大楼祈福转经。而在这栋办公大楼的背后,是通过了国家药品生产GMP认证的封闭式生产车间。

    奇正藏药在其他地区的生产工厂也是如此,传统中蕴含着现代,现代中又渗透着传统,这种反差,构成了有关奇正藏药最基本的底色。

    雷菊芳看来,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如何传承当地的文化中的一些理念,如何实现价值传承非常重要。藏医药在西藏文化中有着非常独特的地位,是西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雷菊芳将藏医的文化的精髓,作为奇正藏药的企业文化体系建设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据雷菊芳介绍,奇正在林芝的贡布曼隆宇妥县建有米林藏医学校,十几年来已经培育出两批毕业生,他们是用最传统的方法培养:每天早晨五点多起床诵读《四部医典》,接着是上午的课堂学习,下午则是实践诊断。当这些学生毕业以后,已经基本能够满足一个乡村医生诊断、用药、治疗,包括熟练采药、制药的基本条件,这是真正传统的藏医教育模式。对于培养基层医生来说,是非常好的方法:这样的教育是理论和实践结合,边学习边实践,是最快的进入到实践的培养模式。

    为民族医药奔走呼号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雷菊芳每年都在为整个民族医药行业的发展建言献策,看看她历年来的提案,内容并不局限于奇正藏药本身经营的藏药领域。

    2017年的两会,雷菊芳带来了七份提案。其中,她最为看重的是《关于建议优先制定民族药经典名方目录并批准开发的提案》,她与业内专家共同呼吁,中医药主管部门和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在制定古代经典名方目录时,务必根据《中医药法》的精神,对“至今仍广泛应用、疗效确切、具有明显特色与优势的”古代民族医药经典名方,优先整理编目完成制定,批准开发利用。雷菊芳还专门提出建议,鼓励民族药企业根据审定的经典方进行新药研发或改变剂型开发。

    在民族医药推广方面,雷菊芳坦言,为了能让消费者放心、安心用药,民族药企业一定要加大在临床研究、验证方面的投入,要下大工夫,拿数据说话,用体验说话。

    她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使奇正藏药能保持民族医药领域的龙头地位,进而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她更希望,消费者能够乐于接受民族药产品,使自身从中受益,也使整个民族医药产业的成长壮大。

    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雷菊芳一直认为,在欠发达区域里,把创新的要素融入到传统的产业,从而实现价值的创造和价值的市场化,是当地企业最重要的一个社会责任。

    奇正藏药的创办,拉动了当地的经济转型,藏药不再是靠那种手工去加工,而是运用现代的制药理念及技术,以及先进工艺设备引进藏区,实现了当地员工的就业和培养。

    1995年,奇正在林芝落户,接收了很多当地的残障人士,他们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在社会的生存空间受到影响,做人的自尊心也受到极大挑战,在社会上只能做一些低等的辅助工作。奇正藏药让这些残障人士有稳定的工作,而且得到了有一定保障的生活来源,能够安居乐业,他们的孩子也都健康成长,雷菊芳觉得,这是企业尽到了一份责任。

    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利用

    青藏高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的富集地之一,也是我国生态系统最为脆弱的地区之一。近年来,雷菊芳持续呼吁在青藏高原建立资源保护区,实现对藏药资源的可持续利用。这一提案在西藏自治区层面得到了非常大的关注,也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雷菊芳认为,做一个企业,资源保护应该从三个方面来实现:

    第一,在产品选择和研发的阶段,就应该植入资源保护的理念。在新药的研发阶段,不是单一看它可能在市场的价值和市场战略,而首先要看选用的药材资源是否可持续,是否能在未来,在环境方面造成负面的,不好的影响。如果资源不可持续,在前期就应该放弃。

    第二,作为已经上市产品使用的药材,把在野生药材的变成家种,变成人工种植方面要做长远规划。奇正藏药从1997年开始,就开始了人工种植的规划。历年来承担了12几十个国家的公关项目国家的攻关项目,这些项目有成有败,有些是通过几年的努力,发现其真的可以种植,可以放大;有些在种植方面近年来是难以攻克的,那就要慢慢了解其条件和环境了,不断的持续下去,把野生的变成家种,从而保障其扩大性。

    第三,采用半野生的抚育方法,实现自然的繁衍和可持续的发展。

    二十多年过去了,雷菊芳一手将一个尼洋河畔的小藏药厂发展成国内最大的现代藏药企业,为超过4亿的患者减轻病痛,累计在藏纳税超过10亿元,创造了近2000个就业岗位。然而,她仍然不忘初心,她说:“明亮的实验室和藏区的牛粪炉、严谨的电脑程序和雪线上的经幡有着巨大的差异,但我觉得从本质上讲,他们相隔并不遥远,因为人类对提高生活质量的要求是一致的。并且每一种付出,能带给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区域某种进步,其意义同样是巨大的。”


 

作者: 张杨  发布时间: 2017-03-13 09:13:04来源: 证券时报